联赛积分-《魔兽世界:军团再临》五大惨案 魔龙出笼伤人谁之过?

联赛积分-《魔兽世界:军团再临》五大惨案 魔龙出笼伤人谁之过?

《魔兽世界:军团再临》五大惨案 魔龙出笼伤人谁之过?

   《魔兽世界:军团再临》已经上线近一个月了,联赛积分 想必大家对新资料片已经体验的八九不离十了。联赛积分 现在网友盘点了《军团再临》五大惨案,包括赫达沙尔大屠杀、残酷的上古战役——艾萨拉、护月要塞空袭惨案、魔暴龙出笼伤人究竟是谁之过、一张贴在墙上的苏拉玛公告,一起来看看吧。

   赫达沙尔大屠杀

   在训练场中的兵刃相交的声音停止时,一个瘦小的身躯重重地摔在沙地上。

   “达伊尔,一个连战斧都拿不稳的维库人是不会被允许进入英灵殿的。”年长的维库人捋了捋他有些凌乱的胡须,将硕大的战斧靠在一根巨大的龙骨上。“

   可是阿爸…”年长的维库人伸出大大的手掌作停止状,语重心长地说:“一个好的战士从不找借口,只有努力才能让你…”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地上一掠而过的黑影给惊到了。

   “阿尔雅!快把达伊尔带回屋里去,是风暴巨龙!”话音刚落,训练场旁的小屋里就冲出一个惊慌的女性维库,抱起达伊尔就往屋里跑。达伊尔一边看着母亲,一边把手伸向父亲,“阿爸!阿妈!我的斧子!”稚嫩的声音盖不住震天的号角声与嘶喊声,哪怕是在房门紧锁之后,嘈乱的声音也不绝于耳。达伊尔从歪扭而厚实的木门缝中向外窥着,他看到数十条风暴巨龙裹挟着狂风与闪电盘旋在赫达沙尔上空,它们昂头吐出蓝色的闪电,被击中的很大一块土地变得焦黑,闪着白色的余光。

   成年维库人们的厮杀声很快就被哀嚎声盖过,房子开始在闪电中起火,整个村子淹没在闪电与火海之中也只是时间问题。阿尔雅哭了,仅存的理智支撑着她拖着被眼前景象吓呆了的达伊尔躲进了地窖。不知在黑暗中过了多久,直到不再有惨叫声,不再有木头燃烧的声音时,阿尔雅从地窖探出头来,潮湿的空气中除了弥漫着尸体被电荷占据的焦香和木屋的废墟,什么都没有了。

   赫达沙尔在一天之间被夷为平地,而映在达伊尔空眼中那蔽日的飞龙,它们又回来了。

   残酷的上古战役——艾萨拉

   这是在一艘陨毁的军团飞船中一个魅魔尸体上的小瓶里发现的信件,她紧紧地握着这个小瓶。您接下来看到的是在交给术士们翻译后所呈现的文本。

   我亲爱的梅耶:

   我随着先遣队来到这个名为艾泽拉斯的星球已经过去一周了,我们受到了当地住民的强烈反抗,虽然他们长着奇怪的大角,手持孱弱的长矛,但却勇武异常,我们的士兵被堵在传送门里围杀,但基尔加丹下了死命令,我们必须在接下来的三天内拿下这里。现在看来,我可能没法在萨格拉斯纪念日回去为你和儿子庆祝了,我为你寄去了一捧被当地人叫做“紫莲花”的植株,不知道你收到了没有。爱你的克洛索斯。

   这是第一封信件。

   我亲爱的梅耶:

   基尔加丹大人对我们在艾萨拉的战斗十分恼火,他关闭了返程的传送门,告诉我们如果不拿下这里就不能回去。我们的部队已经消耗殆尽,那些名叫胡恩的怪物随时都会冲进传送门把我们围杀,我可能再也回不去了,照顾好我们的儿子,爱你的克洛索斯。

   这封信件上有几个被邪能水滴腐蚀出的小洞。

   护月要塞空袭惨案

   拜访者(以下简称B):“您能跟我们讲讲当时是什么样的么?”

   兰纳尔(以下简称L):“那时候麦兰杜斯被那些外来者给暗杀了,城里也被搞得不得安宁,我和一起值哨的法兰奇说这件事。”

   兰纳尔顿了顿。

   “法兰奇让我闭嘴,他一向是个谨慎的人,从不会犯一点错误。而我就是不明白大魔导师为什么要关闭护盾,我说如果可能,我也想加入他们,至少不是在这破败的要塞里杵着。你知道,年轻气盛嘛。这时候我们的队长来了,

   ‘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在值哨的时候低声交谈,竟然还是在我的管理下!’

   兰纳尔模仿出尖酸的声音。

   L:“队长斯德扎克,他向来以刻薄阴险著称,在他发现一个冒失的外来者并将他杀死之后,他就平步青云升到了卫队队长。”我和法兰奇赶紧立正,不敢有一丝闪失。因为你要是敢顶撞他,你就会失去魔力酒的供应,但他后来说要把我和法兰奇流放,然后强占法兰奇的妻子,我就忍不住想要杀了他。那时候法兰奇碰我了一下,对着我使了个眼色,让我忍过去。”

   B:“就在那时候么?”

   L:“对,就在那时候,我听见‘空……啊!’然后就看见一颗紫色的魔法弹就炸在我眼前,惨叫声紧随其后,却很快消失了。空袭发生得太突然了,那些外来者骑着的角鹰兽无比安静,所以我们并没有发现他们,等到回过神来,整个护月要塞就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还好法兰奇及时撑起了魔法罩。”

   B:“那队长呢?”

   L:“怕是被炸成齑粉了吧。那次空袭,护月要塞五百名大小官兵,只活下来了十几个。”

   B:“后来呢?”

   L:“后来那些冒险者突然就掉头回去了,紧接着又是一波。我趴在地上装死,躲过了一劫。”

   B:“您印象中,空袭持续了多久?”

   L:“一天一夜。”

   魔暴龙出笼伤人究竟是谁之过

   这是被封存在一卷奥术残卷中的影像:

   “妈妈妈妈,那是什么?”一个年幼的夏多雷指着围栏里的动物,眼中充满了好奇。

   “那是海狮,塔丽莎。”一个貌美的女性夏多雷挽着一位英俊的男性夏多雷。年幼的夏多雷欢快地跑向围栏的另一边,“爸爸爸爸,这个什么?”

   “那是狮子,我的小淘气。”男性夏多雷抱起那个年幼的夏多雷,高高举起转着圈。“慢一点法兰奇,你会摔到她的。”女性夏多雷在一旁笑着说。

   “爸爸爸爸,我看见大恐龙了!”年幼的夏多雷兴奋地喊道。“傻孩子,大恐龙在最里面呢,我们现在就——”这时男性夏多雷的话被远处一声骇人的吼声打断了,紧接着传来惨叫声,我们可以看到,猛兽区深处的游客开始向入口跑去,而狭小的入口无法容纳那么多的人同时进出,游客们像沙丁鱼一样挤在那里。大地的震颤也越来越强烈。“莎琳娜,抱着孩子从这里爬上去。”男性夏多雷弓起身子,伏在一棵挺高的树旁边说。年幼的夏多雷都爬到树上之后,那头名叫苏伊什的魔暴龙就将男性夏多雷和女性夏多雷撕成了碎片。我们可以从慢放的影像中看出,魔暴龙的身上有个黑影。接下来的影像就只有入口处溅起的血雾和惨叫声,还有幼年夏多雷的哭喊声。

   一张贴在墙上的苏拉玛公告

   自九月以来,以塔丽萨为首的一小撮暴恐分子利用幻象伪装成苏拉玛平民实施恐怖活动,肆意屠杀苏拉玛平民,并利用私酿魔力酒蛊惑人心。今日,我边防官兵在一次例行检查中识破了暴恐分子的伪装,随即与其发生激烈交火,并将歹徒当场击毙,查获未经许可的私酿魔力酒二十件件,价值三万苏拉玛金币。我边防官兵还在该暴徒的包裹中发现了大量苏拉玛平民信件,由此推测其极有可能与最近大量苏拉玛信使失踪一案有关。

   大魔导师艾利桑德在下午的销毁仪式上指出,塔丽萨此种暴力恐怖袭击的方式不得人心,终将失败。暴徒虽有幻象蔽目,仍会露出破绽,如果见到胯下所骑非本地生物的、身背巨大兵刃的、携怪奇生物为伴的苏拉玛平民,请立即向守卫报告,早日将以塔丽萨为首的暴恐团伙绳之以法。

发表评论